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 网站地图 | 网站搜索 |
背景:#EDF0F5 #FAFBE6 #FFF2E2 #FDE6E0 #F3FFE1 #DAFAF3 #EAEAEF 默认  
阅读内容

夏天那朵花——我们的桂林

[日期:2013/05/09] 来源:中南大学国防生模拟营宣传部  作者:彭山珊 [字体: ]

暖阳懒懒地散发着热力,窗外的枝桠也开始伸展,深深浅浅的绿意携着各色别致的花朵儿向大地的尽头席卷而去,偶尔传来风吹树叶的沙沙声,惊扰了小憩的鸟儿,这一切都传递着同一个信息:春天早已悄无声息的潜入人间。

 

沐浴在明媚的春光里,恍然发觉大学的第二个夏天居然就在不远处了。回忆进入大学的第一个夏天,盛开在记忆里的那朵花依旧旋着娇嫩瓣儿在骄阳下招摇着。 

 

早在刚进入国防生这个集体的时候,就被告知会在大一的暑假前往桂林进行集训,这也是广州军区所有高校的国防生都要经历的阶段。

 

夏天是朵悄悄绽放的花。

七月初,放暑假的同学们差不多回家了,只留下我们独享校园夏日的美好。为了适应桂林的训练生活,我们在模拟营的安排下开始了最后一个月的冲刺。三千米跑,一百米冲刺,仰卧起坐,深蹲,军姿练习,队列练习,分列式练习······一轮又一轮,从早到晚,紧张的不仅是肉体,还有精神。负责训练我们的学长们纷纷使出杀手锏,各种新奇的训练方式花样百出,影响最深刻的是站台阶,脚掌的前三分之一站在台阶上,后三分之二悬空着,身体必须要微微前倾才能站稳,还得兼顾着头上还顶着的夏常服的帽子,更糟糕的是夏天的那些小虫子总是在裸露在空气中的皮肤上玩探险游戏,乐此不疲,不知道它们现在是否还在想我呢。再苦再累也要挺着,女孩子们晚上训练完回到宿舍冲个澡,依旧叽叽喳喳地闹着。就在那个时候,在对桂林充满好奇与憧憬中,夏天那朵花在学校的训练场上悄悄绽放,吐露出一丝芬芳。

 

夏天是朵娇艳招展的花。

七月末,是我第一次见到其他学校的国防生,就在长沙火车站的大厅里。长沙附近所有学校的的国防生都将在这里坐上直达桂林的火车,我们背着统一的背囊,这是一种部队拉练时常用的装备,大概一米三左右高,塞满东西后想一个巨大的绿色圆柱,行进中背在身上,休息的时候就可以充当座椅。一般人背上后连转身有些艰难,更不用说稍微矮一点的人了,活像是背着硕大绿豆的蚂蚁。这个时候就显出女孩子们特有的毅力了,就算背着这个大包,也要腾出力气提着藏着各种零食的行李箱,就凭这份勇气,也是男生们远远比不上的。火车晚点,各个学校的人按照不同的军种在大厅地板上做好,我们有背囊,就坐在背囊上,其他学校的人装备不同,只好席地而坐。女孩子们暗地里用余光偷偷瞄着其他学校不同的军装,不同的装备,暗数着女生的数目,时不时接触到来自其他阵营的同样隐晦的目光,却仍是身姿挺拔,目不斜视,表情肃穆的样子。

 

第二天早上到达桂林车站,又转车到了训练基地,它原来是历史悠久的军校,后来改编成训练基地,专门负责承办驻港部队,士官培训以及国防生暑期集训等事宜。广州军区十所签约高校的大一国防生在暑假齐聚于此,开始人生又一段奇妙的旅途。

 

排房是三层高的小楼,女孩子们被分在二连,和湘大的男生们住在一起,女生住三楼,男生只能屈居一二层。女生由于床位的原因,我和其他班的一些女生被单分出去,和排长大人住在一起。还记得我上铺的楣楣,笑容明媚,热情大方,人如其名,小小的有些单薄身子可以随便冲出三千米十四分的成绩,对面上铺的茜茜,大大咧咧,心直口快,笑起来有可爱的酒窝,还有男孩子气的笑清,待人真诚,乐观开朗,坚韧倔强,更有笑清上铺的佳豫,有点迷糊,喜欢嘿嘿的笑。对了,还有住在我对面的永远光荣伟大正确的排长大人,像大姐姐一样,私下里可爱得很,分给我们零食,给我们说她男朋友家里的那只养了八年的乌龟,但是带训时却是铁面无私,赏罚分明。

 

你想象我们在那短短一个月里经历了什么。

射击,坐得笔直,听教员讲解示范,骄阳下穿着严严实实的迷彩,捆着子弹夹,挎着手榴弹袋和装水的军用水壶,趴在地上瞄靶,端着枪瞄靶,通常一瞄就是半天,步行四十分钟去靶场打靶。战术,在未经过处理的杂草丛生的战术场,一声卧倒令下,身子毫不犹豫地往前滑出去,出枪。然后就是各种姿势的匍匐前进,高姿,低姿,侧姿,以躯体贴近地面,以手臂和腿的攀爬力量,使身体整体前进运动。骄阳似火,我们依旧是严实的迷彩,带上子弹带,手榴弹袋,军用水壶,军用挎包,防毒面具,还有一杆八一步枪。地上草被身上各种装备磨掉,露出湿润的泥土,手上脸上沾满了泥,感觉到带着泥腥味的水蒸气冲进眼睛里,有一种想流泪的感觉。还有队列,齐步,正步,一步一动,一步两动,齐步换正步,正步换齐步,经历过大学的人都多少知道一些,可你们知道穿着一双军用女士式高跟皮鞋训练这些项目的感觉吗?原本合脚的鞋生生被踢大了一码。

还有一些在学校没有接触过的内容,敬礼,班队列,护理急救,扔手榴弹以及一些空调课,它是在有空调的会议室开课的,也是最受欢迎的课。

 

在那里影响最深刻的除了烈日,汗水,泥土,酸痛的肌肉,就是部队的一日生活制度。对于我们这些地方大学的国防生来说,适应这些制度是很痛苦的过程。早上八点起床,不能晚,也不能早,就算醒了,也必须呆在床上不准乱跑,十分钟解决穿衣和洗漱工作,在楼下集合进行早操,饭前先唱一首歌,手机上交,用公用电话打电话还要向班长打报告,十分钟洗完头发洗完澡,轮流值夜班,对口令。

 

开始不适应,却不知道什么时候逐渐习惯了,感觉自己少了几分浮躁,多了一些坚韧,不知不觉的,射击战术成绩超过预期,队列也越来越标准。

 

还有好多好多好多事想说,那记忆里的兴安,灵渠,压缩饼干,食堂的饭菜,星期二晚上的电影和混乱的拉歌,各种有趣的训练,连长和她的可爱的女儿,教我们唱《加强战备,准备打仗》这首只有一句歌词的神曲的指导员,篮球比赛,拔河比赛,与别人叫板,被罚整内务,做俯卧撑,各个学校的女孩子们,女孩子之间的小争吵,洗澡后涂药酒放松,八班可爱的空姐们,训练前偷偷擦防晒霜,加餐,喝酒还有各班班长们。还想念我们的八哥,可爱的,迷糊的,温柔的,精干的,凶狠的八哥。

 

夏天是朵花,不知什么时候已经悄然绽放,一瓣一瓣地,娇艳无比,傲视骄阳。一个月时间就在我们的期盼与不舍中逝去。天下无不散的宴席,繁华过后一片凄凉冷寂,我们走了,陆院寂寞吗?冷清吗?教员们,班长们,主官们还记得我们吗?

 

夏天是绽放在回忆里的花。

我们有共同的记忆,那朵属于我们的花在那个夏天开得明媚,今年的夏天,我们的学弟学妹会和我们那时一样,相遇在陆院,一起训练,一起流泪,一起欢笑,那盛开在我们回忆中的花儿也将会在他们的夏天展开花瓣。

 

亲爱的,现在我在中南,在想你们。你们在哪儿?这个夏天,也许没有你我的相遇,但依旧美丽。

推荐 打印 | 编辑:舒振乾 | 阅读: 次  
内容查询